科学伉俪——完美的人生就是一生只爱一个人

发布时间:2017-08-28


今天是我国民间传统节日七夕节。

在这个“狗粮”满天飞的日子里,小编给大家送上一份“精神食粮”,讲一个关于科学家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来是已故两院院士、材料学家严东生先生与他的夫人孙璧媃女士。


严东生一辈子只有一个挚爱。2009年严老曾在央视《大家》栏目中说:“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遗憾,总的来讲比较顺。比如说,我交过一次女朋友,结过一次婚,现在已经66年了,健康状况她也相当好,不容易”……

严东生在燕京大学图书馆挑灯夜读

严东生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家学渊源,青年有志,考入清华大学,师从名家,后转入燕京大学继续攻读。而此时,严东生的“一生挚爱”也闪亮登场,她就是当时严东生的同窗好友——化学系三年级唯一的女同学孙璧媃。她恬静好学,性情温和。他们最早接触是从辅导德文开始。严东生已在清华学过两年德文,而孙璧媃刚入门,严东生便自告奋勇,帮助她学习,成为两人常常聚首的主题。

1937年,在燕京大学化学实验室,学生在做实验,孙璧媃(左一)

1939年,化学系仅有的五名毕业生中的三位合影,左起为严东生、孙璧媃、沈聿温

幽美的燕园四季景色宜人,春秋天可以在湖边散步谈心,冬天可以在湖面上滑冰,校内外随处都可以听到朗朗读书声。因燕京上课会布置很多课外阅读功课,而学校图书馆的资料有限,只允许每位同学借阅三小时。为了充分利用时间,严东生和孙璧媃常常借阅一本书,在阅览室一起学习。同窗数载,彼此对对方的人品和性格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3年4月28日,严东生、孙璧媃两人在雅叙园订婚


燕京大学校长吴雷川为严东生与孙璧媃题写的订婚纪念词

相识六年后,他们于1943年共结连理,谱写出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美丽童话。恩师张子高做了他们的证婚人。

1945年夏,日本无条件投降。原燕京大学化学系主任窦维廉推荐二人赴美留学,二人都拿到了奖学金。这时他们已有一女,孙璧媃正怀着第二个小生命。已为人母的孙璧媃权衡再三,考虑到照顾孩子和婆婆,毅然放弃了赴美留学的机会,让丈夫毫无后顾之忧地踏上了留学美国的征途。

1953年,全家合影

严东生回国后进入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工作,孙璧媃跟随丈夫来到了上海交通大学,后任上海交大应用化学系主任——这是上海交大解放后任命的第一位也是当时唯一的女教授。她不仅业务出众、勤奋好学,平易近人的性格也深得学生的敬爱,曾获得1960年教育战线先进工作者称号,连续四年获得上海市三八红旗手称号。

1961年,夫妻切磋学术

无论在上海的家还是北京的住所,邻居们都能见到一对每天都要携手散步的老夫妻。“璧媃,一起去散步吧。”“璧媃,来听这首曲子”……严东生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呼唤爱妻时格外温柔。“我在北京住过老师家。严先生吃得很简单,师母也在的时候,就会照顾得精心许多。她会在冰箱上贴好一张张菜谱卡,就像我们以前常用的文摘卡,上面记录着今天吃什么,需要哪些材料。” 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副所长、曾任严东生多年秘书、同时也是他亲自带教的研究生“关门弟子”杨建华,对先生的很多事情都难以忘怀。

1995年8月,严东生夫妇在英国剑桥大学

2006年2月,严东生夫妇与家人分享自制蛋糕

严东生夫妇带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情谊,相濡以沫,情深意笃,走过了风雨六十载。2003年,两人共度钻石婚纪念。在为严老庆祝米寿(八十八岁)之时,女儿女婿献上对联——旭日东升碧水柔,燕园倩影共白头,见证两人走过半个多世纪坚贞不渝的爱情。严家四代同堂、含饴弄孙、共享天伦,让严东生夫妇的晚年生活充满了祥和和愉悦。

严东生夫妇与女儿一家

“2014年师母病重入院,那3个多月里,他每天都陪到很晚很晚,被护士催着才回家,两人之间似有说不完的话。那时候,先生身体还很好,不需要搀扶,执意要亲自照顾老伴。送毛巾、递茶水之类的事,都不肯让子女和学生帮忙。师母没能出院,她走后,先生便常常发呆。”杨建华回忆。夫人孙璧媃离开的这两年里,一向身子骨硬朗的严东生,健康状况大不如前,日渐消瘦与虚弱。

2016年中秋小长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我们永远地失去了一位“完美大家”——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双料”资深院士、著名材料科学家严东生。严先生走得很平静,终于能与爱妻在天堂团圆了。

本文文字、图片来自:《博学厚德,完美人生——科学家严东生画传》。主编:袁传伟、朱玲玲。

转载自: 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员会  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