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如闪烁晶体——严东生传记电影《诗与真》为何感动了他们

发布时间:2019-07-19

001

我国无机材料学重要奠基人、两院院士严先生

“当年是真实的事情,到了晚年,却是诗意的回想。”——歌德回忆录《诗与真》。这是我国无机材料学重要奠基人、两院院士严先生生前十分喜爱的一部作品,书中的这一句话曾让晚年的严东生产生共鸣。

歌德用诗意的表达来寻找终其一生想要追寻的“根本真实”,恰如严东生毕生追寻的科学真理和秉承的科学精神。

002

传记电影《诗与真》海报

近期,反映严东生生平的传记电影《诗与真》在上海首映。严东生是中国当代无机材料科学的重要奠基人、著名材料科学家、杰出的科技工作领导者。他毕生致力于材料科学研究事业,在高性能无机材料的基础研究和应用方面取得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为我国科技事业作出卓越贡献。影片采用访谈形式,将严东生心怀祖国、为科技事业无私奉献的一生娓娓道来。

003

《诗与真》导演孙嘉翊

拍摄者眼中的他:科技报国德馨品高

“我没有这个幸运在严先生生前就与他相识,但作为一个电影导演必须要了解他、亲近他、被他感动,才能创作出一部感动观众的作品。”影片的导演孙嘉翊说,“在寻访严先生人生轨迹的过程中,他的精神真实地撼动了我。”在影片拍摄前期,摄制团队通过影像、文本资料和对严先生生前亲朋好友的采访,做了大量素材收集。尤其是对严先生的女儿严燕来女士进行了多次拜访,她对影片提出的要求只有四个字——恰如其人。

在影片的开头,观众能够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在严东生百年诞辰的那天,女儿严燕来读了一封给父亲的信,信中写到:“在我脑海中浮现的父亲,总是跳跃式的,那时、那事、那景、那情,从来没有时间顺序,可是总有一根主线,简约地说,就是父亲的品格。”

“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是严东生母校燕京大学的校训。追寻真理,才能真正获得自由,而最终目的是要服务大众,服务国家。这成为了贯穿他一生的主线。“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一个人如果能在青年时期就确立下自己的初心,那将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在影片的导演看来,严东生就是这样的人。“从他的青少年时代起就确立了‘追寻真理,科学报国’的内在信念。在98年的人生长河中,无论遇到怎样的考验与挑战,他的抉择始终都由这一信念驱动着。”

新中国成立之时,严东生正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员,每月有丰厚的研究经费。但他得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后,毅然决定回国。很多人当时劝他“你正处在出研究成果的时期,现在回到大动乱刚刚结束的中国,就等于要放弃自己的研究。”但严东生的回答却是:“在新中国建立的时候,我没有出什么力,现在建设新中国的时机已经到来,我没有理由再留在美国了。”

上海科技电影制品厂(上影集团上海东影传媒有限公司)创作团队拍摄这部影片历时2年,用影像记录了严东生一心报效祖国、致力科技改革的典型事迹,多维度呈现了一位科学大家的崇高品格。上海集团东影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佳表示:“在严先生身上集聚了我国老一辈科学科学家所具有的共性。他们的爱国情怀是发自内心的。因此在创作中我们力求最真实地展现,避免任何戏剧化的演绎。严先生对于科研严谨的作风和态度,值得我们当今社会的每个人学习,这其实更是一种做人的态度。”

004

上海集团东影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佳

林佳表示,“我们创作团队身上承担的责任就是要将这样一位科学大家所具有的卓越精神、人性光辉如实地传递给观众。”“创作团队很年轻,每当遇到阻碍的时候,我们是被严先生的精神所鼓舞着的。无论是科学研究还是影视创作,都需要牢记自己的一颗初心。‘有初心容易,守初心难’,在创作中我们也在不断反思,如何守好自己的初心,秉承着自己最初的理想与信念,不断前行。”

“国内以科学家为主角的大电影太少了。”林佳感慨到,未来上影集团科教电影制片厂将以此作为第一步,探索一条“科学大师”电影创作之路并形成系列。把更多科学家的故事搬上银幕,让“追忆大家风范,传承科创精神”蔚然成风。

科技工作者眼中的他:犹如闪烁晶体一样享有盛誉

上海硅酸盐所曾华荣研究员在观看了影片的首映后深受感动。“严先生是我们硅酸盐所的创始人之一,以前我只在每年所庆或是总结大会的时候见过他本人。直到93岁那年,他依然坚持每年出席总结大会,并发表讲话。他的发言总是逻辑清晰、思维严密,饱含着对科技事业发展的厚望。《诗与真》这部影片通过将严先生的‘科学人生’再现,让我有机会再度追忆这位科学大家。”

严东生一生与无机材料打交道,50年代,投身耐火材料研究,为重振钢铁工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60年代,他调整研究所科研方向,开辟新的研究领域。70年代,他组织并指导陶瓷相平衡研究,为导弹“穿上外衣”。

“严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不仅仅是对科技事业的贡献,更重要的是他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的精神。”曾华荣说,在中国材料学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刻他都能牢牢把握住发展机会,让中国科技力量登上世界舞台。80年代,严东生领导了新型无机闪烁晶体材料研制,使中国成为该材料的研发中心。我国首颗暗物质探测卫星“悟空”最核心的探测材料,就是308根600毫米“世界最长锗酸铋晶体”。大型粒子对撞机也正是在严东生团队闪烁晶体研究的基础上完成的。90年代,纳米技术兴起,他敏锐地觉察纳米材料研究趋势,促成国家对纳米材料领域研究的关注与投入。

严东生不仅是一位“将才”,更是一位“良相”。他曾担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为建立国际合作关系做出了重大贡献。1984年,他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关于中国科学院科技体制改革的汇报提纲”,力排众议提出应用研究与基础研究并进,使中国科学院的改革迈出了重要一步。

他治学严谨,每一期《自然》杂志和《科学》杂志都认真阅读并用英文做读书笔记,署上他名字的每篇文章,都会一字一句亲自修改,包括标点符号。他淡泊名利、甘当人梯,虽然领导的项目众多,但到最后获奖名单中,他或者不出现,或者放在最后。他奖掖后学,用自己的科研奖金成立了严东生助学奖学基金,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截至2018年共资助和奖励了271名优秀学子,在材料科学领域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学科带头人。

“作为当今青年科技工作者,我们应以严先生精神为引领,不仅仅是学习,更应将严先生这样的科学家精神内化为科技报国之力,外化为科技强国之果。”

《诗与真》走向大荧幕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弘扬爱国奋斗精神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广大知识分子要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严东生传记电影《诗与真》,为读懂爱国奋斗精神和新时代科学家精神提供了一个典型范本。

记者了解到,《诗与真》将于今年夏天公映。同时已被纳入“2019我的电影党课”系列活动、中国科学院党员教育基地教材、上海市科技系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必修课等。此后电影还将走进高校、进科研院所安排公益播放,并计划在“学习强国”等网络平台、新媒体平台上推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