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院士图鉴|“扬帆沧海”杨槱

发布时间:2020-01-14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731

1981年,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称院士)评选名单揭晓,与往届中科院院士的评选不同,在本次的评选中,造船领域在评选历史上首次有科学家被增选为中科院院士,这位科学家就是杨槱。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743

1935年夏,青年杨槱在去英国留学的轮船上

出生于1917年的杨槱院士,作为中国最为动荡20年的亲历者,青年时期的杨槱院士便深感“御敌于国门之外”这句话对于一个国家国防的重要性,而想要实现这一目标,让国内拥有一批出色的船舶工程专家是必须的。于是1935年18岁的杨槱出发了,为了振兴我国船舶工业,他远渡重洋,来到了当时全球造船业最为发达的英国,投身于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学习船舶建造工艺。

在英国留学期间,杨槱院士如海绵般吸收着来自书本上的知识。宿舍太过吵闹,杨槱院士便在下午课后一头钻入格拉斯哥大学图书馆内,每每复习完当天的功课,都已是夜幕沉沉。但杨槱院士却丝毫不觉疲惫,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带给了青年杨槱无尽的充实与快乐。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753

1940年3月,正是英国海军与纳粹德国海军交战的时节,舰船的耗损极为惨烈。而这时杨槱院士以其优异的成绩从格拉斯哥大学毕业了,当时他的导师特地找到正在整理行李的杨槱,带着英国各大单位的高薪职位,询问他是否可以留在英国,帮助英国设计、研发、建造船只。然而杨槱院士却毅然决定回到正值抗战中最艰难的中国、来到重庆,在当时内地最大的造船厂——民生机器厂担任副工程师。

在战乱时期的中国研制舰船,这段时间的经历对于杨槱院士来说是艰苦的,但却是充实的。为了减轻战争对于我国船舶业的影响,稳步推进我国的船舶业发展,每周五天杨槱院士在民生机器厂监造船舶,而到了周末则赶赴重庆商船学校为学生们讲课,为培养下一代船舶人殚精竭虑。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757

美国费城海军船厂

1944年11月,在工作中表现优异的杨槱院士,作为中国海军造船人员被派往美国费城海军船厂学习考察造船业情况。在美国学习期间,杨槱院士担任协助监造官,监造船、舰,学到了不少关于舰船设计与建造、生产计划管理、轮机修理等方面的经验,更是监造“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等舰船长达一年之久。实践得真知,正是这一段宝贵的经历为杨槱院士的后续的船舶研发设计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率先研制船舶业计算机辅助设计程序

就这样杨槱院士在设计、研发、学习的过程中,一转眼到了20世纪70年代。当时中国船舶业相对国外发展较为缓慢,其中一大因素,便是国内设计工具的简陋。在国外设计人员已经采用计算机辅助设计之时,国内的船舶科研人员在设计绘图时,还在使用计算尺、鸭嘴笔、积分仪、曲线板和压条等基础工具,导致在设计船舶时所花费的时间周期过长,计算所得的数据经常不够精确,分析范围更是狭隘。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803

正在研究所工作的杨槱院士

杨槱院士作为奋斗在中国船舶业第一线的老工程师,深感这一现状对于船舶业的积弊之深。为了船舶业更好的发展,年近六旬的杨槱院士开始主动接触计算机辅助设计方法,大力推广、倡导船舶设计领域普及计算机的应用,并作为我国应用电子计算机辅助船舶设计的积极倡导者、组织者和学科带头人,亲自带领团队自学编程克服重重困难,学习算法语言,自编船舶主尺度分析程序、船体型线设计和船舶性能计算程序,并在这些程序的基础上率先组织国内有关单位联合研制了“海洋货船设计集成系统”,为中国船舶业计算机辅助设计的推进提供了极大助力。

“工程经济”第一人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加快了经济建设的脚步,“更高的效益”成为所有制造业追求的核心。如何能在船舶业将效益最大化,为新中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呢?“将船舶建造的投入最小化,船舶产出的收益最大化。”杨槱院士是这么想的。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808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乘船穿行长江葛洲坝船闸

为了提高船舶效益,首先,杨槱院士便亲自带领着研究生展开了对长江煤炭、石油、集装箱运输系统的分析研究,他亲自坐船赶赴长江各大港口,考察港口、航道、气候、装配环境对于船舶运输中的影响,并应用现代预测技术、运筹学和系统分析方法,将得到数据进行处理、归纳。在实地考察结束后,杨槱院士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及海洋工程研究所,开始对已经匹配的船型,根据长江水况对船体进行针对性的调整。争取做到让每种不同的运输业有更适合长江水况与其货物的高效船只。

结合这些经验,杨槱院士主持设计了“瀛洲”号巡逻艇、15000吨自卸运煤船、5000吨近洋干货船、15000吨经济型远洋干货船等多种型号船舶,这一系列的船舶,远超国内同时代船只,技术领先且易于操控使得杨氏船舶被国人企业家们所认可。同时杨槱院士将这一系列的经验,整理归总于《工程经济在船舶设计中的应用》一书中,将船舶技术经济论证方法的研究成果以文字的形式传播到更多的船舶事业工作者手中。而也正是这本书的问世,奠定了杨槱院士中国“工程经济第一人“的地位。

一门四院士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812

“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总设计师徐芑南院士(左二)、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总设计师朱英富院士(最右),以及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恒一(右二)

杨槱院士不仅在专业上有着杰出的贡献,他更是中国船舶业最富盛名的导师。

作为我国造船专业各个学科中率先招收研究生的导师之一,杨槱院士对于我国船舶业教育事业的帮助功不可没。中国科学院评选出的船舶领域第二位院士、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总设计师朱英富、“蛟龙”号总设计师徐芑南、主持研制“胜利二号”步行坐底式平台的的马志良、“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中国深潜之父”朱继懋、船舶与海洋工程专家哈船院长邓三端等多位国内船舶业顶尖科学家均是出自杨槱院士门下。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819

杨槱院士在人才培育上成功,与其在教育事业上的亲力亲为密不可分。在学院执教期间杨槱院士在其研究生从事船舶类课题设计上从不吝惜指导,这也使得杨门弟子的诸多科研成果被研究所、设计单位广泛采用。

杨槱院士在教学育人的同时,更是对于船舶海洋科技史有着自己独到的真知灼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杨槱院士在编写《船舶概论》等统编教材时,认识到国内很多船史存在错误。为了防止错误教材误人子弟,杨槱院士开始研读《二十四史》中与船舶发展史有重要关系的史料,另外辅以《宋会要》、《太平御览》、《天工开物》、《龙江船厂志》等诸多船舶史文献,修订错误教材,并撰写了《中国造船发展简史》《近代和现代中国造船发展史》等多篇论文,为明确、考究我国船舶业发展史提供了巨大帮助。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824

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赵雯女士看望杨槱院士

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在未来的世界,深海探索必将在科研中变得更为重要,海洋与人类的关系也必将越来越密切,只有拥有更为领先的船舶业制造技术,才能让我国深海科研在未来拥有更为有力的话语权。

注:

 杨槱,1917年10月17日出生于北京市,造船专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1940年杨槱从英国格拉斯哥大学造船系毕业后回国,历任同济大学讲师、重庆民生机器厂副工程师、重庆商船学校教员、交通大学造船系教授。1944-1946年为中国海军造船人员赴美服务团团员。1946-1949年任海军江南造船所工程师;海军青岛造船所公务课长;海军机械学校教务组长。1949-1950年任同济大学教授,造船系主任。1950-1954年任大连造船厂建厂委员会工程师、公务处长;中苏造船公司副总工程师;渤海造船厂筹备处工程师。1954-1955年任大连工学院教授,造船系主任。1955-1957年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副教务长;上海造船学院教授,教务长。1957-1990年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副教务长、造船系主任、教务长,船舶及海洋工程研究所所长;1990年担任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及海洋工程系教授;1992年-1997年任上海杉达大学校长。杨槱主持并领导制定了中国第一个《海船稳性规范》,推动了中国船舶稳定性的研究工作。

分享到: